邱螺の千灵さん

尼特会议

千千穿小短裙骚(可能看不出来是短裙)
铠甲神失智中(没画神君就当那两截很丑的手是神君的吧qwq)
p了下图就成初音短裙笑死我了

无脑甜【你口中的糖】

注意☆铠千不拆不逆
☆OOC有
☆活得不如糖系列
☆背景是个谜,小炮友情串客
 

    自黑灼石山事件后,甲虫王国反而真正的和平了起来。也常常能在钢之城看到驰骋着扬起尘土的骑刃王,和一如既往喧嚣着的甲虫市民们。这算是平静了吧。

     钢千翅返回了狮鹫山庄,而钢甲炮却暂住在紫云金甲家和师兄他们继续练习骑刃王。钢千翅也因此懊恼了几宿,但作为哥哥的可要尊重弟弟的选择啊,为此他这个日常宅在山庄的隐居高手没少出自己的地头驾驶着狮鹫骑到钢之城。他和钢甲炮之间虽然有恍年相认的隔阂,但他们间也有了丝羁绊。这是一切风平浪静后令钢千翅欣慰的。同样让他难以置信的是,他与自家车队的队长之间的感情变味了。自职业赛过后,那叱咤全骑刃王界的青年车队并没有解散,一起参加了许多友谊联赛,现在他们的目标是这一届的青少赛冠军奖杯。当这届青少赛过后,车队中的人都已成年,到那时就是圣兽队真正把目光转到职业赛冠军的时候了。但他钢千翅期待的,还有当他成年后与铠甲神关系的进展。他怎么就喜欢上他了呢?如果要问的话,钢千翅也不知道答案。

    钢甲炮参加了钢之城组织的一次友谊联赛,这赛事并不求争名次,真正目的在于通过切磋来结识朋友。毕竟时代在变化,关于骑刃王的各种新花样层出不穷,对于钢甲炮来说这确实是一次不可多得的练习赛。钢千翅当然也明白,于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决定亲自去看弟弟的比赛。用铠甲神的话来说,就像个上班族奶爸去参加自己溺爱孩子的运动会。

  
     铠甲神便也知道了这事,钢千翅亲口告诉的。无非是想让铠甲神当个临时司机,虽然这事拖的无赖,但铠甲神也挺乐意。
   

     驾驶着银虎骑到达钢之城也无非是一两个钟头的事,钢千翅反而觉得短了。铠甲神看着平时脸上总扯着不羁笑容的人今日绷紧了眉,忍不住弯了眼说道:“可别告诉我坐在我旁边的是一老妈子。”钢千翅听了倒不乐意,一拍大腿就怼了回来:“最老妈子人的可不是‘恶人先告状’了?”他挑起眉瞪着铠甲神,心中却觉得那人跟着自己长了不少嘴皮上的功夫。铠甲神也懒得和钢千翅拌,一句“别激动”就让钢千翅那作势要冲天的两根触角弯了下来。

    平日中两人习惯了应付紧张的赛事时保持冷静头脑分析的作息,在台下也不自主的解说起来。钢千翅了解钢甲炮,便一边分析着弟弟的打法,一边不忘摆出一副哥哥的架子拐着弯吹自家弟弟。铠甲神则开始解说钢甲炮的对手的骑刃王技巧,那是个绿发的女孩,铠甲神觉得与苗纹纹一个风范,乖甜而又厉害。

     比赛时间转眼过了一半,钢千翅和铠甲神都安静下来享受着这场骑刃王竞技,钢千翅不知什么时候从裤兜里掏出颗棒棒糖,扯开包装就塞到了嘴中,两眼瞪得大大的看着台上不断碰撞的两台骑刃王,因为太过专注而没有注意到贴近的铠甲神。

    “……唔!”铠甲神从侧面吻住钢千翅,但也没能堵住钢千翅小声的惊呼,却接住了从钢千翅嘴中掉出的棒棒糖。铠甲神不客气的用胸口抵住钢千翅想要推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脖颈,欣赏着怀中那人骤缩的漂亮瞳孔。但也在钢千翅反应过来的那一刹放开了他,看着面前有些发懵的人道:“你糖不是戒了?”半晌没得到回应,他又补了句“我们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眼看面前的人有些生气地环顾四周作势要咧开嘴,铠甲神把捏着的棒棒糖送到嘴边咬碎再一次含住了钢千翅的唇,钢千翅反而向前一步让两人紧贴在一起,又抬手勾住铠甲神的脖颈,任凭铠甲神与自己纠缠在一起。被咬碎的糖块儿也慢慢化开来,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牛奶味的扩散——从铠甲神的口腔蔓延到钢千翅的口腔,钢千翅爱极了这股甜味儿,弯了眼用舌轻搅着两人快要溢出的唾液,铠甲神也不乱神,发了狠的掠夺着钢千翅口中那甜腻的气息,久久未分。

    钢千翅有些站不住脚,用手将嘴边的银丝抹了去,亮晶晶的嘴唇就像被打了一层高光,两片唇瓣分开了一条缝,微微喘着气。良久,他居高临下的说:“铠甲神,谁教的你吃着糖kiss的啊?这事连我都没干过。”“糖甜吗,钢千翅?”铠甲神不介意让眼前这人那已经泛着两片薄红的脸颊烧得再红一些,虽然他知道钢千翅不会觉得自在。“我曾经想做颗糖,”他抵住钢千翅的额头“但现在我觉得做你弟弟更好。”

    他们对视许久,最终是被裁判尖锐的哨声打破了。钢千翅撇开目光道“钢甲炮那家伙,说不定是看上对面那姑娘了。和局。”待到铠甲神品味完这番话,钢千翅则是用脚踩了踩那根掉落在地上的糖棍,挤着眼说:“铠甲神,你吃那棒棒糖的醋,可别吃这糖棍的醋啊?”说着还故意碾了碾那已经被弄脏的棍子。

    “好了,堂堂圣兽队队长可别败坏甲虫王国的社会风气,垃圾可不能乱丢啊。”铠甲神也不恼,他想,我确实吃那糖棍的醋,但最好,是我把你钢千翅压在地上。

    不久,从不远的前方慢悠悠的传来一句话:“铠甲神,是那奶味的糖甜,还是我甜?”

大概是百变少男糖浆和封印兽与居的故事aqa

想抱穿草莓睡衣的糖浆


小沐木想走地窖的局,边跑边嚎甚至连口音都出来了。被绿为地窖前调戏硬生生把nice憋了回去然后气愤举报。qwq沐木怎么那么可爱
事实证明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可以说很草了,地窖不会写2333)

r18【路人×糖浆/山糖】欲

#啊18有,暴力
#OOC有,私设糖浆买  身
#所以请不要上升真主!!!只是妄想
【因为是(假:)车所以基本没什么剧情。使用愉快??】
(*´∀`)~♥链接走评论Σ>―(〃°ω°〃)♡→

黑白童子-纸条

                  纸条

巨ooc预警
文笔渣,第一次写见谅,学园pa

七月日后的阳光总会调皮的照进靠窗的两组座位,可惜那透明的玻璃却没有能够遮挡光的蒙羞布。

黑童子咬着笔趴在课桌上做题,他能从影子里看见他的后桌坐直了腰板,却不知道在干什么。阳光直直的照射着黑童子左边的脸颊,用余光则能模糊的看见右边地板上被遮了光的那部分形成的黑影不安分的动来动去。

黑童子用力咬了咬口中的笔,他不确定是不是已经不小心印下了一个浅浅的齿印。但他没心情松开口再抬起手。

终于,一个小纸条擦着他的脸被轻轻的仍了过来,刚好落到了自己全黑的文具盒上。一点点揭开纸条全白的折壁,立刻就见了一排整齐清秀的黑色字体。

黑童子有些担忧那个做自己后面比自己还大一岁的小笨蛋。洁白修长的手指缠住黑白相间的中性笔灵活的转了转圈,随后就发出了笔尖与纸面摩擦发出的“擦擦”声。

然后他微微往右转过了身子,让自己的右手能够触碰到白童子嫩白又软软的右脸颊,却把头撇朝前不去看白童子,夹着纸条的手最后还不忘夹一下那有弹性的脸,手指微微松开,可怜的纸条终于落到了白童子的桌子上。

“黑童子,白童子!给我到办公室来!”黑童子僵着还擦着白童子脸的手,却不抬起眼看着怒发冲冠的老师,温暖的阳光却不忘为他们圆个场,便变的火辣辣的把他们照的更显眼了。笑声和议论声在他们周围乱成一片。黑童子觉得自己的招摇毁了一个告白的好机会,不过刚刚白童子脸上的余温好似还被自己抓在手里,这让他有些暗爽。

“黑童子,都怪你啦!还要捏脸!”走出办公室的白童子揉着并不痛的脸看着身旁的一脸性冷淡的黑童子,脸上挂上了生气的红色,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像只松鼠。“惩罚而已,晚上我帮你补习。”然后黑童子满意的看见了那颗属于白童子的,和白童子一样洁白的小虎牙,“黑童子最棒了!”简直白得让黑童子睁不开眼睛。也可爱得让黑童子移不开眼。这个笨蛋,笑什么笑。

他们回到教室,刚坐下却被同学团团围了起来,大半是来说风凉话的,但那个笨蛋却一点也不明白,黑童子把头埋在手里,趴在课桌上装死。他并不觉得考试作弊很值得骄傲,虽然他只是借作弊的名义完成自己的人生大事。

白童子却还揉着他两边的脸颊,让一旁的正太控孟婆同学看得心疼的不行。可谁又知道,白童子用他的两只手紧紧捂住了红成一片的脸。

不过,也不会有人知道前面埋着头睡觉的人嘴角却轻轻勾起闷闷忍者笑,比起白童子笑和害羞的样子,他现在更渴望后者。但是,在那个笨蛋开窍之后,他更希望主动的会是自己的那个笨蛋。

窗外的阳光到了黄昏射进教室的面积渐渐都逃跑了,唯有左边靠窗的两排座位依旧被阳光衬托成一片暖黄色,而黑童子和白童子那两排紧靠着的被烘得暖暖的座位,是属于他们之间的三寸阳光。

白童子摸了摸被阳光照着的左脸,明明右边的脸更烫啊……

鬼使黑笑着看着正在给判官陪笑的鬼使白,“作为黑白童子的养父养……父,你们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判官的声音弱了下来,但在说教育那两个字眼是还是提高了音调。看着鬼使黑一脸欠揍的笑容,判官莫名想念
起了校长阎魔。叹了口气,把打开过无数次的纸条摊开递给了鬼使白。

鬼使白也没想到,脸上就莫名染上了一层红晕,鬼使黑看着一愣,觉得好笑,用肩蹭了蹭鬼使白“孩子长大了啊。”鬼使白看着一脸不正经的鬼使黑,气得正想抬手给眼前那人一个盖头烧,判官轻咳一声,打断了不可描述的两人,丢下一句“别给阎魔校长丢脸。”便走出了办公室。

鬼使白看着身旁有说有笑的两个童子,叹了口气,却不做声的把手里的字条塞给了黑童子,鬼使黑笑出了声来,“弟弟,你看连孩子都这么给力,我能不能……”鬼使白象征性的踹了一脚鬼使黑,抬眼望了望,黑童子立刻会意的牵着白童子走到了较远的后面。

黑童子低头悄悄看了眼字条,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几个大字,“我喜欢你”凹凸的痕迹看得出写的很用力。“喂,白童子,我喜欢你”黑童子用余光小心的扫着白童子的脸,白童子只是正视这前方,看见自己不留意的眼神后灿烂的笑了。呼,还好没听见。黑童子撰紧了拳头,暗骂着不争气的自己,只好呆呆的看着前方推推嚷嚷的一黑一白。可别老是对别人这样笑啊……白童子。

白童子装作不经意撇过了头,对着身旁的黑童子说:“黑童子,今天的太阳怎么落的那么晚啊,晒得我脸都红了呢。”“嗯。”

tbc?